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

中国青年报手机版

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

中国青年报-中青在线官方微信

中国青年报-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

2016年02月26日 星期五
中青在线

回家有门槛:被代购的辛酸

《 青年商旅报 》( 2016年02月26日   08 版)

    “一个代购的日常,别人看到的是金钱,我看到的是心酸……”这是在英国做全职代购的乐乐发的一条微信朋友圈,这句话道出了很多海外代购人群的现状和心声。业内人士表示,在代购这一行,往往陷得越深越无法停手。每个月高达上万镑的可观收入、灵活自由的工作时间、长期以来积累的一大票忠实客户,确实让代购党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身在海外的华人,或多或少都“做”或“被做”过代购的经历,每次回国行李箱也都会塞满亲戚朋友委托捎带“低价、正品”的奢侈品或各种衣物、化妆品。随着中国国内生活质量的提高,各种食物、母婴用品、生活消费品也会时不时的被请求寄一箱回去。慢慢地一些人从开始的“被代购”变成了主动“代购”,开始为陌生顾客提供服务、获取一定利润。

    英国华人全职妈妈乐乐,是一位有五年多经验的资深代购,赴英前曾在法国上学的她当时就已经开始了自己的代购生涯。“刚开始是偶然的机会有中国朋友让帮忙在法国买奢侈品,我发现其中的利润空间还挺大,就当成自己的兴趣爱好做了起来。那时还在上学,就每周末出去逛街扫货。”乐乐说。

    毕业后,乐乐搬来英国定居、结婚、生子,由于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,再加上之前积累的经验、客户群,还有更可观的收入吸引,这就变成了她的主业。随着新媒体崛起,乐乐的个人微信成了她的主要交易平台,在朋友圈她晒娃、晒货、晒生活。

    每天平均十几条朋友圈,除了推荐商品,她也会偶尔发一些奢侈品的小知识,以及顾客商品打包邮寄的现场流程图,与客户们保持互动沟通建立信任。一有空她就会去逛街、给商品拍照,然后在朋友圈发推荐,有喜欢的顾客下单交押金,她就去采购。

    在乐乐的微信通讯录里,有2000多位好友,很多都是朋友介绍、口碑营销来的客户,其中大部分都是中国一二线城市的职业女性。“不少客人都是回头客,因为信任也就一直保持联系。我微信上的聊天记录基本都不会删,保存客户的一些基本信息、爱好,然后根据兴趣偏好风格推荐。”

    乐乐进入代购这一行的经历也是很多全职代购的缩影。曾在英国留学的樊燕也是其中有代表性的一位,2012年她在研究生学习结束后,陪读继续留在了英国,突然空出的时间和有利的地理优势,让她开始尝试做代购。“刚开始是因为自己对化妆品比较感兴趣,而且来英国后很多朋友让我帮忙买东西,每年回国都会带一大堆东西回去,慢慢对英国很多商品都有了了解,也真心觉得有很多产品都不错,想分享给大家。后来和闺蜜商量决定开始尝试做代购,闺蜜在上海,所以每次我都会先在英国各大商场和超市采购打包寄回上海,之后再拍照上架。”樊燕说。

    讲到成为代购的感受,樊燕说:“刚开始不知道顾客的喜好,我只推荐我个人认为比较好的产品,所以每一种数量都不是太多,会看看顾客的反应。如果反馈好,就会大批量买入。2012年时一个偶然的契机,发现英国的EVE LOM卸妆膏在中国特别受欢迎,所以那段时间我们的主要销量都来自于EVE LOM系列产品。还有英国比较平价的护肤品牌Bodyshop也深受大家喜爱。2014年巧克力的销量在两周内也达到了将近200盒。”

    然而,抛开表面的光鲜和丰厚的收入,代购的生活也有难言的辛酸。海外商家的市场限制、跨境电商海外直邮的兴起、假货和运输的问题、中国海关政策的调整,任何一个因素都会给海外代购造成打击。

    对于留学生代购党而言,即使没有市场因素影响,“被代购”也造成了对学业上的影响。

    由于之前做代购有了自己的经济基础,陶陶每年春节都回家过年。但是,今年她不想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说,一是机票贵,二是每次回去都要帮忙带一堆东西。如今,代购成了她回家的一道槛儿。“有人要我帮忙代购,我就直截了当拒绝了,不再像以前,回来不帮别人带还怕得罪人,带了东西又有诸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她告诉记者,帮朋友代买奢侈品时,怕搞混型号款式,有时朋友就要让她拍照,但很多高档精品店是不允许拍照的,保安的态度很吓人。

    陶陶说:“代购已经影响了我的生活。留学并不是人们想象中那么开心和轻松。这学期,我们每周都有考试,如果有人要我代购东西,我要花时间去找这东西的牌子,还要找合适的价格,这个过程要花大量时间,很影响我自己的学习和娱乐。”

    除了人情上难以拒绝,做代购可能要面临的种种风险也令“被迫”成为代购的留学生绷紧了神经。留学生代购不仅十分辛苦,还可能会面临很多难以避免的尴尬,比如所购商品的限量、价格波动、政策限制以及自身的困难等。

 

网购记录里的北漂十年
回家有门槛:被代购的辛酸